《孫楊違反興奮劑規則遭8年禁賽 無緣東京奧運》

本所顧問蔡步青律師針對對岸游泳國手孫揚遭禁賽八年之處分,發表評論。

2020年2月28日國際體育仲裁院(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 CAS)仲裁庭對世界反興奮劑機構(the 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訴國際游泳協會(the 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Natation, FINA)、孫楊案作出裁決,孫楊被禁賽八年。孫楊是奧運金牌得主、大陸泳壇明星、多項世界紀錄保持人,因此孫楊案的仲裁裁決近日在大陸多個論壇獲得熱烈討論,尤其是本案的相關仲裁程序、仲裁規則的適用,及仲裁策略,包括:代理律師的資歷、翻譯的適任性、專家證人的證詞、證據的真實性、對於《國際測試與調查標準》(International Standard for Testing and Investigations, ISTI)的認知及嫻熟度、對於過往仲裁案例的援引、及撤銷仲裁的可能性等法律面,有多篇專論分析討論,堪稱近年國際體育仲裁的經典案例。

本案係起因於2018年9月4日,由FINA委託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的三名檢查人員在孫楊住宅進行賽外檢查(OOC),以收集孫楊的血液和尿液。孫楊自稱在檢查過程中,質疑其中一名檢查人員(Doping Control Assistant, DCA)未得到合法授權,竟自行當場搗毀裝有檢測樣本的容器,從而導致無法進行後續檢驗。WADA就FINA聽證專家組對孫楊拒檢行為僅予以警告的裁決不滿,根據《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第13.2.3條規定,向CAS提起上訴,起訴孫楊及FINA。

為此,CAS於2019年11月15日,CAS在瑞士蒙特勒公開開庭審理WADA訴孫楊與FINA案,這是CAS繼1999年愛爾蘭游泳運動員Michelle Smith De Bruin興奮劑聽證之後的第二例公開聽證。CAS仲裁庭的主任仲裁員由義大利前檢察官、義大利前外交部長、歐盟委員會前副主席和義大利體育法院(Italian Court of Sport Justice)現任院長Franco Frattini擔任。WADA選任英國大律師Romano F. Subiotto擔任仲裁員,FINA及孫楊選任英國學者和辯護律師Philippe Sands教授擔任仲裁員。WADA的法律代表主要是美國著名體育律師Richard Young,他曾參加環法自行車賽七冠王阿姆斯壯的興奮劑聽證,並且為《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主起草人;反之,孫楊則選任完全無國際體育仲裁背景,卻自稱橫跨刑事辯護(李天一案)、婚姻家事(王寶強與馬蓉離婚案)、航空法律、號稱“航空案第一律師”、“中國十大風雲律師”、“中國百強大律師”的一位大陸律師。

最終,仲裁庭確認檢測人員的行為符合ISTI的規定,而孫楊方未能檢測人員在其所主張的行為不符合ISTI規定時有權毀壞裝有檢測樣本的容器,從而導致對該樣本不能進行後續檢驗,因此裁決WADA獲勝。

CAS公布裁決後,孫楊委任律師隨即發表聲明,主張WADA“邪惡”、“謊言”、“偏見”、“假公濟私”、“公報私仇”、“強權”、“獨斷”、“專橫”等,卻未見對於CAS仲裁程序正當性的反駁,對於將來提起撤銷仲裁之訴,顯屬不利。

作為一位長期重點栽培的國家級體育明星,背負國家隊、贊助廠商及粉絲的期許,對於國際賽制規則理應組建堅強的醫療、法律專業團隊審慎評估,且仲裁案件應委請專業的國際體育仲裁法律師團隊進行答辯,對於國際仲裁輕忽的結果,不僅重創大陸泳壇及個人體壇的名聲,更損害重大商業利益,實屬不智。

孫楊違反興奮劑規則遭8年禁賽 無緣東京奧運

文章刊載於 2020/02/28 B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