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新訊─大法庭辯論:詐欺犯是否適用組織犯罪條例

大法庭16日行言詞辯論,由法律學者林鈺雄、許恒達、楊雲驊、薛智仁擔任鑑定人,針對詐騙集團車手涉犯刑法、組織犯罪條例,依想像競合從一重論以加重詐欺罪,是否仍適用組織犯罪強制工作3年規定,提供法律意見。

肯定意見認為,強制工作屬於保安處分,和刑罰有所不同,不能吸收保安處分。想像競合不會讓行為人因多犯重罪而迴避輕罪的處罰。同時,刑法第55條只處理「刑」,不涉及保安處分等其他法律效果。

否定意見則主張,立法者未明文規定下,法院應遵守罪刑法定原則,採取對行為人有利認定,不能擅自擴大適用。且想像競合從一重處斷,是比較各罪「刑」之輕重,來區分輕罪、重罪,區分後就只依重罪法律效果,輕罪法律效果會被吸收。

詐欺犯要強制工作3年? 大法庭邀學者激辯2月13日裁定

本文刊載於 2020-01-16 19:51聯合報 記者林孟潔

最高法院「大法庭」制度去年7月4日上路,因詐騙集團車手涉犯刑法、組織犯罪條例,依想像競合從一重論以加重詐欺罪,是否仍適用組織犯罪強制工作3年規定,最高檢察署聲請提案大法庭獲准。大法庭今行言詞辯論,由法律學者林鈺雄、許恒達、楊雲驊、薛智仁擔任鑑定人,提供法律意見;庭末諭知2月13日下午2點半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採「肯定說」,他認為強制工作屬於保安處分,和刑罰有所不同,刑罰不能吸收保安處分,「如同洗澡和刷牙性質、目的不同,即使洗澡洗得很乾淨,牙還是得刷」。

他說,想像競合是真正競合,採取「結合原則」而非「絕對吸收原則」,想像競合不是讓行為人因多犯重罪而迴避輕罪的處罰,若車手涉犯其他重罪就沒有義務宣告強制工作,是反其道而行。

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同樣採「肯定說」,他也舉例「倒洗澡水不要把小孩一起倒掉」,立法者增訂刑法第55條但書,並沒有「把小孩一起倒掉」之意,意即輕罪的保安處分不能一併被重罪吸收。

他認為,輕罪的法律效果只有「刑」受到重罪影響,而刑法第55條也只有處理「刑」,並沒有處理保安處分等其他法律效果;而刑法第55條就是要避免「形式從重,實質從輕」。

政大法律系教授許恒達則採「否定說」,認為立法者沒有明文規定下,法院應遵守罪刑法定原則,採取對行為人有利的認定,不能擅自擴大適用,否則違反類推適用禁止之罪刑法定主義。

台大法律系副教授薛智仁也採「否定說」,想像競合從一重處斷是比較各罪「刑」的輕重,來區分輕罪、重罪,區分後就只依重罪法律效果,輕罪法律效果會被吸收。

他說,他不否認如此會造成涉犯多罪的車手反而不用強制工作的不合理狀況,但他說「這是立法者長期忽略的法律漏洞,應透過修法補足」,而不是由法官類推適用。他認為,這是大法庭歷史性的首案,若採肯定說,未來當事人也可以主張此判決違反罪刑法定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