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新訊─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周年仍難落實

病人自主權利法施行將滿一周年,目前仍未落實。

台大緩和安寧病房主任姚建安表示,臨床上執行細節不明確、如何面對家屬,才是最大的難題。以台大醫院為例,雖然已有約500多位病人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截至目前執行人數掛零。

他舉例,一名末期病人已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並由兩名醫師確診為末期可執行病人自主法。但病主法規定,仍需執行兩次緩和醫療照會才可執行。照會對象除了病人,是否需要找家屬一起談?兩次照會需間隔多久,細則上皆未明確規範。

台北慈濟醫院放射腫瘤科主治醫師常佑康則表示,若家屬推翻病人意願,對醫師來說便很難繼續執行。

病主法上路周年 簽署容易落實難

「病人自主權利法」去年一月六日上路,實施即將屆滿一周年,仍充滿挑戰。包括宣傳太少、諮商費千元起跳,讓想簽署的人卻步;臨床上則面臨執行細節不明確以及如何面對家屬等。

催生病主法的前立法委員楊玉欣表示,病主法賦予民眾事先預立醫療決定,當被判定為生命末期、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失智程度極嚴重無法自理者,以及其他經公告的疾病,因痛苦難以忍受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等五項條件時,可選擇不施加維持生命治療與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施行將滿一周年,楊玉欣認為,推行上仍待加強,目前仍有許多人不知有病主法,且諮商費從新台幣兩千元至三千五百元不等,對於想要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的民眾來說是一個門檻。

台大緩和安寧病房主任姚建安則表示,諮商費不是病主法推行上的挑戰,臨床上包括執行細節不明確以及如何面對家屬等才是最大的難題。以台大醫院為例,雖然已有約500多位病人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截至目前執行人數掛零。

姚建安便舉例,一名末期病人已簽署拒絕「維持生命治療、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的醫療照護選項,並由兩名醫師確診為末期可執行病人自主法。但病主法規定,仍需執行兩次緩和醫療照會才可執行。這時醫療團隊面臨,照會對象除了病人,是否還需要找家屬一起談?兩次照會需間隔多久,細則上都沒有明確規範。

北市聯醫社區安寧發展中心孫文榮表示,北市聯醫簽署「預立醫療決定」約兩千人,走到可執行病主法的大多為癌症末期病人,但癌末病人不僅適用「病主法」,也適用「安寧緩和條例」,而安寧緩和條例不需再經過兩次緩和醫療照會,程序上較病主法簡單,因此最後都選擇執行安寧緩和條例而非病主法。

他認為,病主法另外適用的不可逆轉昏迷狀況、植物人等,在照會細節上確實需要更細緻的討論。

孫文榮也表示,當越來越多人想要簽署,諮商和最後要執行時的判定是否都要送到特定醫院,還是地區醫院、診所醫師也有相關知能可執行,基層的參與力也是一大挑戰。

另外,面對家屬的不捨,也是臨床難題。台北慈濟醫院放射腫瘤科主治醫師常佑康表示,「法律不能取代溝通」,若家屬推翻病人意願,對醫師來說便很難繼續執行。孫文榮表示,雖然諮商程序規定二親等家屬至少要有一人參與,但執行時,其他家屬也會有不同意見,造成醫師兩難。

楊玉欣認為,病主法雖然已上路一周年,未來在諮商層面可做得更深刻,且對於醫師的充權、觀念溝通上也還有待加強,讓醫療最後一段路的品質能夠更加提升。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則表示,法律上的問題應該不大,執行方式和安寧緩和的差異不多,照會間隔也依據醫師專業考量。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提升醫事人員職能教育,計畫未來將老人教育和安寧照護加入兩年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